【波栗故事屋】布魯的故事(二)從2到2+1

Posted by 恰恰 on 2018-12-08 18:38:05

大家好!歡迎來到波栗故事屋,已經好久沒更新了!恰恰小編最近很悲劇,手機和筆電都壞掉沒辦法做事,花了一大筆錢哭哭!廢話不多說~!我們繼續來看布魯的故事吧!!上次提到布魯遇見了男友F,也開啟了布魯進入開放式關係的經驗,究竟他們發生什麼事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如果想要回顧上次文章的朋友點這裡:

【波栗故事屋】布魯的故事(一)從2到2+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因為溫泉看見愛》

對很多人來說,一開始要面對開放的議題都是不容易的,畢竟從小我們被教育著對要忠誠,而所謂的忠誠更被限定為絕對的一對一關係,不只是心裡的,甚至是身體的。幾乎所有人都告訴我們,關係外(或婚姻)外的性是背叛,是骯髒,是不道德,應該要被譴責的......

 

剛和F交往的時候,布魯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和伴侶溝通,當身體慾望產生的時候該怎麼辦,但也因為這一次的碰撞,他認定了F,相信F是一個可以理解他,願意一起往前走的伴侶,儘管前方的路,並不是一條平順之路。

 

「當時我會偷偷瞞著他去某同志常去的溫泉摸摸,但我用的是欺騙的方法。後來會完全認定F這個人是因為我在溫泉遇到F的朋友,他也跟F說他在溫泉遇到我,我原本死不承認,但後來通過電話後,我立刻打回去哭得很慘,跟他懺悔,他也原諒了我!

他對我說,他覺得肉體上的接觸真的不會怎麼樣,在意的是心,若我的心變了請立馬告訴他, 我回答他說只是去摸,他選擇原諒了我,我覺得這樣的男友去哪裡找!」

 

當談到很多人在偷吃的時候所面臨到的罪惡感折磨,布魯是這樣回應的:

 

「對摸摸這件事情沒有,因為對我來說就只是摸。但在跟F坦承的時候確實有罪惡感,應該是他的態度,明明知道你有做什麼,卻沒有生氣選擇相信我,他會從很多的角度去想我為什麼要去做這樣的事情,他會去反思。我想若是一般人,應該會霹靂啪拉的生氣,結果他還要來安慰我,我覺得他很好。」

 

雖然沒有很明確的談清楚所有的界線,但在經過這次的事件之後,布魯與F似乎也達成一種默契,只要泡湯前事先報備,一些單純身體上的接觸,彼此是能夠默許的。

 

《自由背後的爭執》

很多人對開放的想像是,當那扇閉著的門打開了之後,好像就能一切海闊天空了!但其實,開放更像是一個旅程,打開門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兩個人(或更多在關係中的),怎麼樣一起面對門外未知的世界,並且一步一步往前探索。

對布魯來說,當開放變成一種可能的時候,機會來了,誘惑也跟著來了。溫泉事件過後的沒幾個月,F因為生涯規劃與夢想,決定出國念書半年。這半年的時間也讓兩人的感情受到了嚴重的考驗。

ROUND 1-陌生人還是朋友?

雖然講好只要事先告知就行,但不安全感和猜疑其實沒有這麼容易消失。布魯這樣提到:
 

「F出國後,我還是會去溫泉玩玩,他則會有些不開心。因為約的是以前去溫泉認識的朋友,他介意的是這個。但對我來說認識以及認定為朋友表示我們真的不會有什麼的,對方就是個大哥,但是我完全對他沒有意思。所以我也不會特別跟F提到這個人的存在,後來是因為之前說要事前告知才說的,所以他才會知道我有交朋友。」
 

也就是說,F似乎更介意布魯去溫泉玩的時候,與陌生人漸漸熟識的感覺,而這樣的熟識感,加上兩人的遠距離關係,F對布魯的情感上產生更多的不安全感。

ROUND2-面對伴侶的開放!

之前都是F在面對布魯的摸摸玩玩,但殊不知,其實F也有精彩的一面!
 

「他在國外唸書的時候瘦了很多,身材也更精實了。回到台灣後,反而是他去溫泉沒有跟我說,結果被我朋友看到,我朋友主動告知我,他掙扎後才告訴我。我當時很憤怒,感覺他說一套做一套(沒有報備),雖然他不說的緣故是因為也是摸摸而已,當然這些感覺我也都知道,我就覺得你這樣要求我,但為什麼沒有做到自我要求?感覺他身材好就自己去,但這還不是重要的點。」

「後來的某天因為需要用電腦的緣故,我跟F借了筆電,看到了秘密資料夾,看到了他在國外時跟男生一起出去的照片,但是越看越有鬼,後來發現了這是他在國外時候有曖昧或有性關係的對象。當時我跟他說我知道了這件事,你要不要坦承你在國外做了什麼事情?他才說他有去國外的三溫暖尋歡。他們關係深淺程度我不太確定,但從回來到我發現的這半年內,也都只有大節日他們才有通信問候。」
 

布魯開始發現,自己對於伴侶隱瞞性外找還是會感到生氣,但這樣的生氣是因為F提出的開放規則自己卻沒遵守,使布魯覺得不平,更讓布魯驚訝的是,F不僅與他人有性關係,甚至還發展曖昧關係!而這都不是起初兩人協議好的規則。

ROUND3-一夜情?還是炮友?!

同意了可以有身體上碰觸的空間,但萬一,產生了情感的牽絆,事情是否還會這麼單純?坦承是否依然還是這麼容易?
 

「某年暑假F去美國兩個月,我又去溫泉了,當然那時候沒有事前告知,也認識了像我的菜的人,彼此換了電話,之後有約去看電影。我選擇欺騙的方式,隱瞞F跟川湯的年輕菜去看了電影,有的時候還會載他回家,有點小曖昧那種。後來他回到台灣,看了我的手機知道這件事,也為了這些事情大吵。F說若我只是要去摸摸的話,怎麼需要去找人,他認為有些像是出軌的前兆。

除此之外,比較的心態也在這次衝突中產生,因為有些事情我不會對F做,但是我會對他那個新朋友做,所以F開始比較,他覺得不平衡,以及不諒解我去尋人的動機,對我來說就是可以多認識一個帥哥朋友,但是沒有要放棄這段關係的意思。」

 

當問到他們是如何面對和處理這之間所產生的衝突?是否有萌生過要結束關係的念頭?布魯這樣說:
 

「當時我不斷想著這段關係該怎麼走下去時,但經過了半年,憤怒的感覺也因為知道可能是曇花一現的關係,也想著他陪我度過了這麼多難關,而且他也立即坦承了他自己的事情。可能我們的相處也還在磨合吧!他當時就覺得我是一個比較無趣的人,像個大嬸一樣只會談論別人的八卦,我覺得我們的關係感覺有些變化,談話內容感覺有變,但他回到台灣之後其實慢慢也在恢復,也沒有特別因為做什麼。大概是因為已經過去了,所以明白他對我的好比我生氣的點多,所以我們就比較好了。」

 

《默契與規則的重新建立》

在經歷過一連串的爭執與和解後,漸漸的,在開放這件事情上,透過彼此認知的梳理,布魯與F好像更能看見彼此在關係中的需要,和對對方的在乎與愛。

儘管一直沒有正式討論過到底能不能出去玩,或玩的界線是什麼,他們在乎的,一直是對方對自己的隱瞞,但有的時候難免還是有情緒。

 

「我們一起去溫泉的時候,我會變得很乖,但有些時候他是硬著走出來的時候,我會覺得生氣,媽的,你限制我卻自己玩!不過他覺得他沒有限制我。這件事情沒有口頭上溝通過,但是我自己覺得這樣的事情跟男友在一起時,總不要太誇張吧,應該要自我節制一下。我們也曾經一起去三溫暖,但也自己兩個人做而已。」

 

相處理解與溝通,讓布魯與F的關係回到了穩定的狀態,在交往四年紀念的時候,他們一起規劃了一趟泰國之旅,而那趟旅程,讓他們的關係有了不同的體驗及變化。

 

「我們一起去了按摩,我們一人叫一個師傅。出來時候我看見F頸子上面有草莓,他一直說他沒有,所以我也說我沒有,但我其實有10。我們去玩時有穿情侶裝,有位T恤設計師主動認識我們,加了FB,晚上帶我們去夜店等,盡地主之誼。

當天晚上我們有和泰國人聊過他的性觀念,他可以接受多人,所以原本那個泰國人自己睡客廳,隔天早上起來時F問我要不要找他一起進來做,這樣開始的。

心裡知道那只是開放式的性關係,不會影響到我們的關係,那是我們第一次3P。」

 

大概是在泰國那次的嘗試,讓布魯與F的身體界線逐漸放寬,同年的12月,兩人一起去出遊時,在溫泉認識了G,三人也進行了一場火辣辣的性愛之旅。但儘管G後來也有意願要與兩人建立關係,因為布魯沒辦法接受對方的個性,所以兩人也拒絕了G的加入,G也漸漸的淡出了他們的生活圈。

除此之外布魯開始減肥,身材變好了,朋友增加,也開始有了炮友,從一開始的隱瞞,到後來被F發現,經過溝通之後讓事前報備變成能讓彼此安心的作法。

布魯與F之間經歷了許多開放性愛的事,兩人也就這樣,一邊嘗試,一邊摸索著對方的底線慢慢前進,稍微隱藏一點,透露一點;生氣一些,也選擇原諒與信任。接下來他們又會遇到什麼事呢?請大家敬請期待!
-----------------------------------------------------------------------------------------------------------------------------
【波栗故事屋】真人真事故事訪談於每個禮拜五更新一次,
感謝大家支持!
若您也有相同經驗,並也希望能與大家分享自己的故事,
歡迎您私下與波栗打開開聯絡,
我們將安排專人與您預約時間進行訪談,
訪談內容將會以匿名且不公開您身份的方式,
公開在波栗打開開的網站與粉絲頁!
期待與您的合作!

站內有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