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這件事

Posted by 大頭牡羊 on 2019-02-03 20:26:17
前陣子開放/多重關係社群的小小搜動
讓球編有感而發
也許應該開始來談「出軌」這件事了!

(一)
理科太太跟顏聖紘的一場直播
(https://www.facebook.com/2056584831040792/posts/2416533241712614/)
引起了開放/多重關係社群的議論紛紛
我解讀這種「議論紛紛」
是一種不被理解或被排除的不平則鳴

然則 其他人旁觀這些議論
第一個反應往往是「出軌跟開放關係又不一樣」
渾然不解為什麼別人談出軌
開放/多重社群的人要來湊熱鬧

的確
我們都會說 開放/多重關係 與 出軌的差異
在於前者奠基於彼此的知情同意 
後者則從欺騙隱瞞開始
談出軌 似乎就預設了這是在一對一單偶關係裡討論

然則我好像也可以理解
為什麼社群內會有不平則鳴的感覺
因為「出軌」在社群內也有其意涵
至少我視「出軌」為一種難以遏止的狀態
而非全然是一種該被譴責或負面評價的錯誤

想要出軌 乃至於真的出軌
是許多人在關係裡曾面對的課題
正如顏聖紘在影片裡說這種行為「其實在很多比較高智能的生物都有」
是一種生物本能
不可諱言 許多人在實踐開放/多重關係的起點
就是從想要出軌 到真的出軌
開始跟伴侶打開關係其他可能的討論

畢竟在目前社會對於單偶關係的獨尊
以及對開放/多重關係的不理解
讓許多人在面對性吸引力的本能召喚時
選擇出軌或外遇來達到平衡
對他們而言 不是在關係中壓抑自己的本能 
就是以欺騙來在關係中保持自我的平衡

也就是說 對部分開放/多重實踐者
所謂「出軌」是不得不的權衡狀態
必須捍衛其中立性
不應隨意評價是好是壞 應該或不應該

對此
我自己會用一個同志進入異性婚姻欺騙另一半來比喻
一方面可以理解他們的不得不 而不會給予道德上的譴責
但他們也無法迴避這種行為造成的傷害
不管是對婚姻裡的另一半 或是對子女的影響
(也許可以參考「誰先愛上他」??)

也許開放/多重社群的議論紛紛
有部分是對於這個影片對於「不要出軌」的負面評價而來
畢竟這除了個人選擇的因素
還有大部分是社會制度的結構問題
如果這個社會可以接受開放或多重是種普及的概念
也許就不需要「出軌」


(二)
由此延伸到另一層來討論
除了一般社會大眾的道德譴責
以及影片中的育兒利益的勸說之外
也許我們可以重新思考「出軌」的意義

顏聖紘以「偶外配對」來談出軌
但我很好奇 其他物種間的偶外配對
會造成該物種婚配制度的崩壞嗎?
偶外配對 會造成該生物之間的夫妻吵架嗎?

印象中
只有人類會以道德譴責、法律約束、情感受創來處理出軌行為
只有人類是用規訓的方式在維繫所謂單一伴侶的行為
對其他生物而言
單一或偶外配對只是習性 只是行為
不是被要求的 自然也不會影響配對關係
(靈長類的殺嬰行為,是另一個要討論的範圍)

而在人類的現實生活裡
除了因出軌而婚姻破碎的既定事件之外
的確也有不少因外遇而讓婚姻更穩固的案例存在
也許我們忽略了整個婚配制度裡
佛系小三小王的莫大貢獻
他們知所進退 不求上位 時間到了 就自動消失
不知道解決了多少他人婚姻裡無路可出的張力

關於這一點
也許可以在《情慾徒刑》、《第三者的誕生》、《夾縫中的女人》裡
找到部分佐證

並非要幫外遇出軌全然洗白
只是想說 如果跳脫是非對錯的價值評斷之外
也許更可以理解當「出軌」發生的時候
在三個人的關係結構裡
除了傷人與被傷 加害與被害思維外
對三人各自的真正意義是什麼


(三)
最後一點
我還記得 顏聖紘曾在鳴人堂裡發表過一篇文章
《單一伴侶制(monogamy)一直是妥協,而非必然,更不是童話》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7492/1546397)

我很喜歡裡面的兩段話:
「所以我們所處的年代是一個沒有去除(也無法去除)演化限制,企圖超越演化,卻又試圖以各種混合了原始(傳宗接代)與政治正確說詞來形塑特定婚配制度的必要性與美好的年代。」
「任何婚配制度的出現都是一種妥協的產物,我們不能只歌頌美好,而不看見代價。」

這樣的說法除了適用於單一伴侶,也適用於開放/多重關係
我們的確在關係內妥協了某些事情 
換來我們自認為比所謂忠貞更重要的事情,例如自由

同樣 
我想也可以延伸到婚配制度內的外遇現象
一個人的出軌與否 也是他在多種價值觀之間的妥協結果

而以上這些可能性
除了可以看到美好之處,也不要忘記需要付出的代價
單一伴侶、開放/多重關係、出軌外遇現象都是

然後 外遇甚或加上偶外配對(有非婚生子女)
是否真的會影響養兒育女的品質
我不是專家 也沒有經驗

但至少 在新一版《道德浪女》裡
作者們分享了他們如何在知情同意的開放/多重關係裡
實踐了養兒育女的可能性
(分享游擊文化的書摘說明 
https://www.facebook.com/guerrillapublishing2014/posts/1864788736962787)

畢竟會在限制中不斷創造新的可能性
這是人類文化得以發展的關鍵之一
站內有2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