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栗摸魚趣】-「嫉妒管理實務-修理冰箱:如何處理嫉妒(上)」

Posted by Salome on 2019-03-06 13:08:38

嫉妒管理實務-修理冰箱:如何處理嫉妒
(The practice of jealousy management-Fixing the refrigerator: How to deal with jealousy)

        注意:這篇論文來自來兩個源頭,原始都放在我的線上刊物,第一部分在這裡,而第二部分出現在那裡。兩份都有重要的評論,你可以在我的刊物上讀到,也歡迎新加的評論。縱貫全篇,我用了故障的冰箱來比喻出問題的感情。在我的線上刊物有一位讀者留言道:

 

「我並不想顯得輕佻,但是我正好想起萊特曼在今夜秀上(與卡森)所說的笑話,談到有一群傢伙他們可以做任何事情,還有他們有多麼會惹惱一般民眾。有個傢伙說:你是認真的嗎?你買了一台?如果自己來做一台冰箱不就可以省下好多錢。當然這是個笑話,它在說: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或者應該去親自打造一些既複雜又有潛在危險的東西。 相同地它也可以用來說給那些試圖處理複雜的情緒的人們聽: [...]告訴我,先生,你打算怎麼打造你的冰箱?」

 

        這篇文章試圖很有誠意地回答這樣的問題:建立一個不會嫉妒的關係。

 

        一種核心機制,存在於絕大多數多重伴侶關係中,尤其是由原本的單一伴侶衍生而成的多重伴侶關係,它是一套規則或約定,用來保護現有的關係,讓其中的關係人安心--換句話說,為了解決嫉妒、不安全感和威脅感等問題,我將使用冰箱的比喻,來達成這個目的。

 

        假設你們的關係就像是一台冰箱。有一天這段關係出現問題了──冰箱不會動了。你走進廚房,發現地板上有一攤水,所有的冷凍比薩和冰淇淋全都在冰櫃底部糊成一團。待擦完髒亂,清掉昨天的午餐,只剩幾件事可以做,一是修好它;其次是換掉它;第三是放著冰箱不管和卻去改變和它相關的生活方式──「從今以後不准再把任何需要冷凍/藏的食品帶回家。」在多重伴侶關係的社群裡,大多數人都選擇最後一個選項。

 

        稍後我會再回來聊那台冰箱。但首先來談點重要的事情:有的時候,恐懼是有意義的。後面我打算好好談論恐懼和威脅,請記住並非所有的恐懼都是不理性的。害怕蛇?那可是很正面又健康的。害怕蜘蛛、跌落、或溺水?也都是正面而健康的。我們的老祖先遺留給我們這些本能的恐懼,能把我們照顧得很好。在理性恐懼和非理性恐懼之間有一些差異,這差異在於理性的恐懼能保你安康,而不理性的恐懼只會為了很爛的理由去操控了你的生活(還包活了你生活周遭那些人的生活)。後面的這種恐懼只尋求保護恐懼本身,而非保護你──諷刺的是,有時它還會創造出你最害怕的事情!

 

        在關係中的恐懼或不安全感只是問題的症狀。在某些情況下,恐懼是完全合情合理的。譬如受虐兒生活在對他的施虐父母親的恐懼之中是有道理的;他恐懼得合情合理。不過,在一個健康的關係中,這些恐懼大多是不理性和毫無根據的。

 

        嫉妒本身就是一個有趣的情緒,因為嫉妒是其他情緒的複合式情緒。這是第二層次的情感反應──有事情發生,那件事使你感覺受到威脅或不安全或自我感覺很糟糕,然後那些恐懼或不安感會讓你感到嫉妒。因此,嫉妒的根源往往是出人意料地難以掌握和理解。

 

        取而代之的真實情況是:人們都只看到嫉妒的近因,就認定該事件是問題的根源。「我的伴侶親了別人,我感到嫉妒」;因此就是那個吻讓我嫉妒。處理嫉妒的方式就是告訴我的伴侶:不准再親吻別人。

 

        多年以前,我和在大學裡所認識女同學 R 約會。在我們交往的期間,R 開始和我另一個好朋友 T 約會。那是我人生裡的第一次,也是在我六段成功的長期多重伴侶關係裡的第一次,我嫉妒了。

 

        我不是說那種「你知道的,這讓我不舒服」的嫉妒。我的意思是指「排山倒海而來、粉身碎骨地、我無法預料、預測或控制的感情浪潮;肝腸寸斷、直想嘔吐」的嫉妒。我是指是能把所有的感覺都燃燒殆盡,最後只留下灰燼的那種嫉妒。以前我從來不曾有過那種感覺,在那種情緒的當下,我腦子裡唯一想的事情就是趕快讓這種感覺停下來,事實上,那是可以做得到的。

 

        因為嫉妒發生在她和 T 交往的時候,而在那之前我也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感覺,所以我就很合理而超級愚蠢地推論:一定是她和 T 的關係導致我有這種感覺的,所以,我也做出同樣愚蠢的結論:如果她能和改變她的某些行為或是改變她和 T 的關係,那麼我就可以擺脫嫉妒的糾纏了。(那時我並沒有真正意識到嫉妒是什麼東西、它的力量有多強大,單純只是因為以前不曾遇過,所以「一定是她和他的關係導致我嫉妒」的這個想法就被放大了。

 

        我的表現其實相同容易理解,就像是一般在玩被動攻擊遊戲…嗯,如同一般人在多重伴侶關係中第一次遇到的危機處理方式。不難預測的,它毁了我和她的關係。她跑去和 T 結婚了,並把我完全排除在她的生活圈之外;我所最害怕的一件事情,卻因為我的嫉妒而實現了。如果當年我不是那樣的反應,說不定15年後的今天我們還可以保持熟絡。

 

        以現在來看,我的見識比以前多了,肚子裡也多了些處世圓融的智慧,能看得出當初我錯在哪裡。當一個人感到嫉妒,把嫉妒歸因到觸發嫉妒的的事情,那人代表這個人其實還不懂嫉妒這件事。打個比方:這就好像有個人從未看過兔子,直到有天他看到兔子被狗狂追,方明瞭狗才是主因。在現實生活裡,嫉妒是建立在其他的情緒上;嫉妒並非由任何看似啟動嫉妒的行動所造成的,而是由對那個行動所產生的不同的情緒反應所造成的。

 

        在我的故事裡,R 和我從未真正好好討論過她和 T 之間的關係,甚至連談到都不曾有過,關於她和 T 在一起的意圖是什麼?會有任何影響到她和我在一起的意圖和關係?用最簡單的話來說,我看到她和 T 在一起,我不知道這對我和她之間的關係意味著什麼,所以我開始害怕被取代。因為恐懼被取代,而導致了嫉妒。

 

        如今,我己經花了不少時間好好檢視嫉妒,和真正嘗試去理解它,也或許我終於搞懂它了。一旦我明白:嫉妒是由恐懼所取代而引起...好,害怕被取代的恐懼是可以處理的。只要所有的問題都考慮清楚了,那麼怕被取代的恐懼其實並不難解決。它所需要的只是把意圖談清楚、也許再加上一些保證、和足夠的時間來證明這些對話和保證是真實的。就大功告成了。

 

        回到冰箱的故事:去修理冰箱其實是一個相同的動作。它意味著說:「我知道我感到嫉妒。我也知道嫉妒是由其他的情緒所導致──那些行為所觸所的一些情緒讓我感到嫉妒,而我必須要去找出到底是那些情緒,和搞清楚為什麼那種行為會觸發這些情緒。」

 

        在這樣做之前,你對自己滿臉嫉妒是完全束手無策的,如果你不懂它,你就無法下手去解決它。試圖去了解它並不容易。當深陷泥淖時很容易忘記初衷,當你被肝腸寸斷的糾心之痛給整個擊潰時,很容易會忘記這些情緒其實是來自其他的情緒,在嫉妒的當下,你所想的只有要它停下,而你根本顧不了怎麼才能讓它停止。

 

        所以,你抓錯了造成嫉妒的原凶。你誤以為嫉妒的來源是觸發它的行動。當你看到你的伴侶親吻別人而感到嫉妒,你想要停止嫉妒的感覺,於是乎你就建立一條規則:「不准再和別人接吻」

 

        這相當於說:「今後不准再把任何需要冷凍或冷藏食品帶回家」,但問題仍然存在。甚至沒有觸及問題的根本。故障的冰箱仍然坐落在角落裡,滴著水。事實上你一點都沒有解決到問題的核心;你還沒有解決不安全感、恐懼失落、或恐懼被取代;你只是藉由掩蓋問題讓自己看不到的方式,來「解決」問題。你藉由建立一條規則:「今後不准再把任何需要冷凍或冷藏食品帶回家」來「解決」冰箱故障的問題。

 

        然後你對進入你的關係裡的人做相同的事情。你對他進入房間的人說:「嗨,這裡就如你所見的,過來吧!不需要拘束,帶著你的冷盤與我們一起享用晚餐,享受屬於你的時光。」第二個伴侶難道需要問為什麼嗎?留下或離開是他可以決定的。如同我們的晚餐不需要去討論角落裡那台佔位、漏洞又破損的冰箱,我們不需要去討論它,更不需要讓他像是露餡般地阻擋在我們的面前。這裡沒有冰凍食物,沒有親吻,不用說我愛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不需要處理那台破冰箱。

這場晚宴,你可以決定留下或是離開。

 

        多重伴侶者有個共通點,就是害怕競爭,或者說當別人對你愛人示愛時,會有一種威脅感。通常那人愈像你,威脅感就愈大,因此,很多人在多重伴侶關係中會訂出這樣的規定:「如果你找了一個我同性別的伴侶,我會感到受威脅。你只可以跟我不同性別的人做愛,但絕不要是和對跟我相同性別的人」。

 

        有時情況正好相反:「我不介意你的另一個伴侶跟我同性別,因為我清楚他們能提供什麼,我也可以跟他們競爭,不過當你的另一個伴侶跟我是不同性別時,我比較沒有安全感,因為他們能帶給你的體驗是我所不能提供的。」無論如何,這種情感過程是大同小異的。

 

        像這樣感覺的一個後果(相信我,這個特殊的感覺是很常見的,非常普遍,是一個老生常談)是這對情侶將找尋一個「開放的女雙性戀」的神話,會與他們兩個做愛,這個想法可以讓人免於吃醋的感覺。

 

        比較一般的講法是:當一個人己經有了主要關係,在這關係中其中的一人或兩人開始與他人有性愛或感情關係。在主要關係中有人感到嫉妒,比如「當你有了同性伴侶,我不在意,但是當你有了異性伴侶,我會沒有安全感。」

 

        現在,把自己放在那個位置:當你的伴侶在某些特定情況下與其他人有某種關係,而你感到嫉妒。例如,當你的伴侶與你同性別的人做愛,你會怎麼做?

 

        好吧,你有幾個選擇。我不是我伴侶的老闆,所以我會讓我的伴侶做他想做的事;嫉妒是我自己的問題,我不應該有這種感覺,所以我不會怎樣做。

 

        這通常包括了擠壓或抑制嫉妒的感受,反過來這又通常代表著,當你的伴侶出去玩、找樂子時,你就像坐在一個黑暗的房間哭泣,感覺你要被他抛棄了。當你的伴侶回來時,你有時會再加上情緒的低落,還有被動的攻擊...你知道的,這原本只是為了增添一點趣味。當然,你會覺得我說的是廢話。再回到冰箱,這好比你繼續把壞掉的食品放到冰箱裡,結果就是腐壞的生菜和壞掉的酸奶。那麼我只好祝你用餐愉快!

 

        或著,第二個方法,你可以說「如果我的伴侶和Z性別的人有X或Y的互動,我會吃醋」所以我會為我們的關係訂個規則:不能和Z性別的人進行X或Y的行為。」這就對了,你不再感到嫉妒了。當然,根本原因仍然存在,你還沒有修好它。接下來的半年會發生什麼事情?你會發現,W的行為同樣會引起你的嫉妒。好了,這也不算什麼,我們就再禁止W的行為發生。但是,接下來可能還會繼續面臨Q和S的行為也引發了嫉妒感,嘿,我們可以處理這個;我們同樣依循制定規則來禁止Q和S行為。喔,還有,因為....你知道的,T行為跟S行為很像,所以也要制定規則來禁止T行為。你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嗎?只要和你另一個伴侶有關,我就會嫉妒,否決!!!

 

        然而你最終的問題還是在你們的關係,因為,你知道的,這也許會衍生意想不到的後果。當你否決你的伴侶所愛的,其中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果是,你同時傷害了你的伴侶;而當你傷害了你的伴侶,另外這也造成了一個可以預期的結果:破壞了你們的關係。

 

        或者,我們可以有第三種解決方案。你可以與你的伴侶分手,因為當你的伴侶和性別Y的人做X的行為時,你覺得嫉妒,接著你的伴侶想要想要和性別Y的人做X的行為,然後你不喜歡控制你的伴侶,而且你也不想感覺嫉妒,所以這不是一個適合你的關係。嘿,至少它是一個誠實的回應。你把冰箱扔了,換了新的。



        而這是你自己選擇在哪裡結束的,對不對?

 

(未完待續..下集預告...)

        錯了。還有另一種選擇。你可以修復冰箱。在過去,當我的伴侶做了一些讓我感到嫉妒的事情,我嘗試忽略,並且希望這樣的嫉妒感會自己消失,我也試圖告訴我的伴侶不要再做那些會讓我嫉妒的事情,但這些卻都沒有用。如今.....

 

原文網址:http://www.morethantwo.com/jealousypractice.html

翻譯夥伴:沙發熊、HsiangYun Chou / Cathy Chen、Sean

潤稿:沙發熊

———————————————————————————

主題單元【波栗摸魚趣】

絕對幫你挖出最舊、塵封最久的資訊(?

因為夥伴們老早就翻譯完好多文章

殊不知大家都在逃避小編工作

就john全部供奉在雲端惹...

所以只好由垃圾話最多的莎編來負責

 

莎編發誓 

這些文章自己都還沒有讀過

因為「與你分享的快樂,勝過獨自擁有」

莎編,一直都在等你 (水汪汪眼神

 

雖然這些文章都有點久遠了

但對現在剛進入關係的莎編來說

看了還是很有共鳴呀!(搗蒜式點頭

要當個浪女真的不簡單

不過沒關係,我們可以牽著手一起緩緩地走(猥瑣貌

*每週三晚間八點粉絲專頁更新!

站內有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