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栗摸魚趣】-「嫉妒管理實務-修理冰箱:如何處理嫉妒(下)」

Posted by Salome on 2019-03-13 12:58:54

        錯了。還有另一種選擇。你可以修復冰箱。在過去,當我的伴侶做了一些讓我感到嫉妒的事情,我嘗試忽略,並且希望這樣的嫉妒感會自己消失,我也試圖告訴我的伴侶不要再做那些會讓我嫉妒的事情,但這些卻都沒有用。如今,隨著一些經驗的累積以及(我希望)我的情緒更趨於成熟之後,我的反應方式大有不同。如果能站在你伴侶的立場想想,也許你們的談話內容會有點不同:

 

 

        我對於我的伴侶跟別人有關係從不感到困擾,但我會繼續引用我們的例子。如果我感到嫉妒,那麼我和我的伴侶之間的對話可能是這樣的:

 

        「我對於這一點不舒服,出於某種原因,你和你同樣性別的人玩的,我還可以接受,但你與我同樣性別的人玩,我就無法接受了。我還不是很懂這些感受,但他們看起來他們源自於某種恐懼(比如說害怕和自己同樣性別的人競爭),或者可能有些嫉妒。我需要在這方面努力,因為我知道這是非理性的也不合理的。因此,我都可以接受你跟任何性別的人玩,但我想要在你們結束之後談談這件事,並且分析我的感受和反應,並嘗試了解這些感受與反應。這樣我才能知道是什麼導致這些反應,並且知道怎麼解決我的情緒。在你跟別人玩完之後,我需要一些時間與你一起釐清,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我這部分的非理性的情緒反應。」

 

        這就是我說「修復冰箱」的意思了。

 

        這麼做的好處是主控權操之在你手裡。如果你把嫉妒下的情緒反應給單獨抽離出來,並且積極地去處理它,最終會走到不再感到嫉妒的地步。甚至當你的伴侶又做那些以往會引你嫉妒的事,你也不會嫉妒。你不需要訂定任何的規定去禁止某些行為,也不需要否決別人,因為你不再感到嫉妒了。

 

        不過仍有不足之處,你的非理性嫉妒感是源自於為了保護自己免於恐懼而產生的對抗;它不容易解除。這樣的思維過程如下:

 

        「如果我的伴侶與我同樣性別的人做了這些事,那麼我可能會失去我的伴侶,因為別人可能給他我所能給的。如果我不怕失去伴侶,我將不用再禁止我的伴侶去做那些事情。如果我不需要禁止我的夥伴去做那些事情,那麼我的伴侶就會去做,因為我知道他想要這麼做。如果我的伴侶做了這些事,我將會失去我的伴侶,因為那樣,別人就會給他我能提供的。所以,我最好不要克服我的恐懼,因為一旦我克服了恐懼,那麼我就不需要去禁止他去做某些事情,這同時意味著他會去做那些事情,也這也意味著...我會失去他!」

 

        然而,這件事不斷不斷的如滾輪般輪迴發生。你不想失去你的恐懼,因為你害怕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而你也不能放棄害怕不好的事情發生,因為如果你這樣做,......你會害怕什麼不好的事情會發生。

 

        修理冰箱需要跳脫一些你本來信仰的事情。它需要相信,即使你的恐懼告訴你相反的事,你需要相信,你的伴侶之所以會跟你在一起,是因為你的伴侶就是想要和你在一起。如果你開始相信你的伴侶無倫如何就是想跟你在一起,那麼任何事情都將成為可能,包括不需要訂定規則,就能擊敗解決你的嫉妒。

 

        但你必須從那裡開始。你要對它有信心,即使當你的恐懼告訴你的是完全相反的──相信我,任何事情都將成為可能。

 

        這也需要一些溝通。如果你對關係感到安全而有信心的,我並不想給建議,而你也不要試圖制定什麼規則來禁止引發嫉妒的感覺,這意味著你自然而然知道你想要什麼。這將遠遠超過了這些。

 

        在任何關係中,溝通是絕對重要的。保持健康的關係意味著,和你的伴侶說你的感受,並讓你的伴侶了解你現在的狀態、情緒與位置,甚至當你感到消極或甚至有毀滅性的事情時,都要與你伴侶溝通你的狀態。

 

        但我發現,最好的溝通方式是「對話」,而非一個法令。不是說「當你做了這個、那個時,我感到嫉妒;所以我不允許你這樣做和那樣做。」你要說:「當你做了這個那個時,我覺得嫉妒。這也是我為什麼覺得嫉妒的原因;這些都是我害怕會發生的。那麼我們該如何一起來解決這些事情呢?“

 

        如果你現在正雙手雙腳併用地跪在冰箱背後,口中還咬著根手電筒,這時候你應該不會想要你的伴侶還打開冰箱丟更多食物進去,對吧?那這時說出「親愛的,在我修好之前先不要放食物進去冰箱,好嗎?」似乎很合理,然而這也是很多人常會說「我的伴侶跟別人做了一些事情讓我很嫉妒,所以我要求他不要在那樣做,但除非我真的挖掘到底而且真誠的面對這份嫉妒」時對你所說的話。

 

        這樣當然最好,但你這樣做的同時需要非常小心。不然,一日一日過去,一年後,當你的伴侶做了什麼你不喜歡的事情後,你還是會覺得不愉快。所以其實真正發生的事情是你說要修理那冰箱,但他還是在那角落不斷的滴著水,最後你只會不再買任何需要放進冰箱的東西而已。

 

        當面對嫉妒或不安全的議題時,能夠區分出因為不舒服而不做某些事情以及不要做某些會造成傷害的事情,是非常重要的。其實有些事情是非常無腦的。

 

        人們常常指責我,說我完全背叛了一般關係中所有的規則,但是這其實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我在我所有的關係中都有大大小小的規則,而且其中所牽涉到的標準行為都是非常重要的,任何想要跟我有關係的人都不能有異議。我並沒有打算說出一個關係中不應該存有任何規則這樣的話。反而,有些規則是很合理且審慎的,還有一些擔心也是理性也有正當理由的。

 

        例如性健康就是一個瑣碎的例子。性傳染疾病是真的,他們既存在更可以殺死你。任何有牽扯到性行為的關係的人們,更何況是多重性關係的,都需要嚴謹警惕這個件事,設下一個最基本的規則行為,讓他與他的伴侶們都能有能力承擔這個風險。事實上,在你踏入一段關係時,不應該像個笨蛋或者瘋子般的不去思考性傳染疾病這一塊,而且對性傳染疾病的擔憂不只是理性的,它簡直就需要徹頭徹尾的審慎。所以,設下一些能夠保護自己的規則不就是他媽的好主意嗎。

 

        有時候,當你在處理情緒危機時並不能把事情看得一清二楚,但是,擔心與不安全感這兩個東西是非常知道如何保護自己,如何為自己辯護,所以能夠在讓你不舒服的事情中找出真正有傷害的事情是非常不容易的,它需要動作,需要不眨眼地持續檢驗,到底什麼是你害怕的,或是你伴侶不斷的做什麼事情將會讓你開始覺得嫉妒。最重要的是,你需要不斷的問自己,這些到底為了什麼?

 

        在單一關係中的人們,看起來許多都是固有的悲觀主義者,而且都常常為一段關係做最壞的打算。

 

        我想說的是很多人是在單一關係本身就有破壞性的觀點下開始了自己的單一關係,這樣的你總不能合理的覺得你的單一關係將會是健康且正向的吧,如果你不一直處於這關係中而且嚴格的管理你的關係以及伴侶的行為,最後你將失去所有。

 

        由人們用來形容他們關係的語言可以看到:「嗯,我們分成主要跟次要的來保護我們的主要關係。」保護主要關係?要防止它受到什麼傷害?這前提就是,如果你不分出主要跟次要的關係,自然而然地你會發現自己處於一個會摧毀主要關係的狀態;畢竟,如果不是這樣的情況,為甚麼你需要一些建構來「保護」這已經存在的關係呢?如果你覺得你需要這些規則是為了確定你的需求都被滿足了,那你怎麼會覺得另一個人的需求都會自動的為你消耗呢?

 

        當你一開始就假設所有別的關係都會是一種威脅,你想要能夠管理以及控制這個威脅,那很理所當然的會覺得管理這個威脅就是嚴格的規定其他的關係。但如果你從一開始就覺得單一關係就是隱性的會影響你現在的關係,那你幹嘛還進行單一關係呢?

 

        但是,它其實會更惡化!你知道人們的舉動都不是無中生有的,他們之所以會做出某些行為都是有一個原因的。如果你的伴侶的行為在任其發展的情況下是完全不尊重你以及沒有考慮你的需求的,那其實你再怎樣的控制他的行為都不能解決問題,真正的問題是再更深的地方。相反的,如果你的伴侶愛你尊重你,也想要問你維持一段對的關係,那其實你也不用試圖控制他的行為;當他想要真誠的面對你們的關係,那他的行為也會自然的反應出來,而且這也是他自己選擇要這樣的去行動,而不是你強迫他的。如同Shelly在別處寫的,行為是一個突發的現象,控制他的行為並不是控制他的心。如果你的伴侶的心已經不處於這段關係中了,那定下再多的規則也不能保護你的這段關係;但如果他的心本來就是深深的在這關係中,那也不需要定下什麼規則來保護它了。

 

        當正在修理冰箱的期間,就讓我們回到不把蔬菜放入冰箱裡的生活吧。是的,這個想法非常、非常好。當對方說「現在不行」不見得就意謂著「以後不行」。有很多人這麼說,意謂著他們正在這個問題上想辦法,而有時解決問題是需要花一些時間。

 

        不過呢,事情是這樣的。解決問題就是要解決問題,它代表著採取了明確的行動,去解決潛在的嫉妬,也代表了有所進展。

 

        有時情況可能會是:有人深信自己想解決嫉妒背後的不安全感和恐懼感,他可以想像,終有一天他不再感到恐懼,所以他的伴侶就可以去做任何以往會引發嫉妒的事情。但要走到那一步,絕不會是一條平順的路。如果你要等到你不會感到不舒服,那你會等一輩子都等不到,因為處理那些恐懼和不安感就代表了會不舒服。你不可能去挑戰恐懼卻還能置身事外。你必得雙手和雙膝跪在地上,在冰箱背後四周爬行,嘴裡叼著手電筒,憑著對問題的直覺開始動手修理,才有可能修好冰箱。但是,這過程絕不好受。如果你說「等到我覺得舒服了再去做」,不去挑戰你的不適感,那等於在說「不要做」,不走正門卻去走後門,去搞出什麼奇怪的規定。如果你們的關係出了問題,三週後你還在說「不,親愛的不要把任何冷凍食品帶回家,它還沒有好」那你到底有些什麼進展?

 

        當你的伴侶不論有意或無意地做了某些事,而破壞了你對他的信任,或在某種程度上對你造成了傷害時,情況可能就變得更難應付(親密關係這檔事根本一團亂,不是嗎?)。當這些事情發生,重建失去的信任和修補造成的創傷需要好一段時間。理智的做法是在你有足夠時間、空間辨識「傷害」與「些許不適」之前,不要做些帶有威脅性的事情。

 

        當然,雖然我說「些許不適」,但我十分理解「些許不適」可能是足以將你被排山倒海的嫉妒浪潮所淹沒,變得難以控制。它讓你深陷極度痛苦之中發抖、蜷曲,而且無能為力去思考如何使這些感覺消失。嘿,我可沒說做這件事很容易-只是你還是可能做得到,而且你得這麼做。

 

 

原文網址:http://www.morethantwo.com/jealousypractice.html

翻譯夥伴:沙發熊、HsiangYun Chou / Cathy Chen、Sean

潤稿:沙發熊

———————————————————————————

主題單元【波栗摸魚趣】

絕對幫你挖出最舊、塵封最久的資訊(?

因為夥伴們老早就翻譯完好多文章

殊不知大家都在逃避小編工作

就john全部供奉在雲端惹...

所以只好由垃圾話最多的莎編來負責

 

莎編發誓 

這些文章自己都還沒有讀過

因為「與你分享的快樂,勝過獨自擁有」

莎編,一直都在等你 (水汪汪眼神

 

雖然這些文章都有點久遠了

但對現在剛進入關係的莎編來說

看了還是很有共鳴呀!(搗蒜式點頭

要當個浪女真的不簡單

不過沒關係,我們可以牽著手一起緩緩地走(猥瑣貌

*每週三晚間八點粉絲專頁更新!

站內有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