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栗摸魚趣】-「不訂規則的多重伴侶關係?那不就是無政府(不受控管)狀態和混亂?(下)」

Posted by Salome on 2019-03-26 13:02:30

因為這事情是這樣!為什麼應該讓新進的人允許勝過我的需求或踐踏對我的一切?為什麼不應該讓一個新進的人尊重我的需要?

        啊!我們開始認真從心看到這件事情。
        人們設立規則,是因為感覺到若要滿足他們的需求就必須有這些規則。規則並不會隨意設立,我還沒有遇到有人是透過擲骰子或由帽子裡抽出字卡來建立規則。


每當有人提出一個規則,我習慣問自己三個問題
1. 這個規則的目的是什麼? 2.這個規則是否達成目的? 3.這個規則是否是達成目的的唯一方法?

 

        我真的覺得,這樣思考方式真是太有價值了。
        就我的經驗,人們常會利用規則來間接、被動地滿足自己的需求,而卻不明確表達他們的需要,比如「我需要感覺到自己在你眼裡是獨特的、是被你珍惜的」,他們會想出一些方式讓自己感到獨特或被珍惜,然後就建立一個規則說「我需要你去做這件事」或「不准跟別人做這件事情。」我們在多重伴侶社群裡經常談論「溝通,溝通,再溝通」,但對我來說,溝通是需要願意去討論困難的問題,像是我們立即的需求,而不是第二順位的問題,例如「不准你做這件事對我很重要。」

 

        來舉一個比較真實的規則例子吧,譬如我就看到有些多重伴侶者會定下這樣的規則:“不准在喜瑞登蛤蜊之家約會 “,讓我們用上面的三個問題來檢視這個規則。

1.這個規則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艾莉絲告訴鮑勃「不准和別 人去喜瑞登蛤蜊之家」,她真正想表達的是什麼?這可能是「我覺得我對你的價值取決於是否能夠獨享。」這可能是「我怕如果你和別人做了某些與我同樣的事,你將不再需要我了而你會放棄我的。」雖然,對愛麗絲這個制訂規則的人,是個相當不錯的機會,讓她不用害怕分任何東西給辛迪那個現在已經拒絕去某知名餐廳的人。

 

2.這個規則是否達成目的?
        如果艾莉絲是正確的,如果鮑勃並不真正珍視她,也對她沒什麼感覺,那麼禁止鮑勃去某知名的餐廳並無法確保鮑勃不會拋棄她。如果辛迪証明是比愛麗絲好的,那鮑勃的離開無關乎是否去餐廳。如果鮑勃對真的對愛麗絲沒有感覺,關係注定是失敗的,而規則挽救不了它。說出“不准去”的愛麗絲 - 充其量,只是想為自己換取一些感到安全的錯覺,去掩蓋她內心中怕被拋棄的恐懼,而不是直接的去面對它。

 

3.這個規則是否是達成目的的唯一方法?
        如果艾莉絲實際上是怕鮑勃不重視她,並會放棄她,如果他對新的約會對象進行以前他們會一起做的事情,那麼在我看來愛麗絲實際上最好是直接地將恐懼表達出來,並直接詢求鮑勃的幫助讓她感到受重視。可能有很多的方式.....藉由花費更多的時間與愛麗絲確認恐懼的感覺,或使愛麗絲知道他是如何重視她,或藉由與愛麗絲悄悄的展開“約會夜”或各種的事情讓愛麗斯不再恐懼。所以潛在的需求實際上跟要不要去蛤蜊之家一點關係也沒有。

 

那又怎樣?我是先來的那位,就算可有不同作法,但那何不是後到的新人尊重我的規則呢?

        「尊重」是一個非常狡猾的字眼,它像是「自由」-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知道那意思,但假如真正面對的時候,能夠達成一致性結論的人其實不多。

 

        對我來說,尊重是需要雙方向同意的。例如若愛麗絲需要鮑勃的新對象辛迪的尊重,那麼愛麗絲自己也必須尊重辛迪為一位成年人,也是有她自己的需求和欲望的,也有立場在這段關係中發聲才行。把規則強加於別人,並藉此要求得到別人的尊重這種事通常只在發生在北韓的執政者手中啊(據我聽說~),出現在一段浪漫關係中就會覺得有點噁心。

 

        但是我試圖更務實一點來說,試圖建立一個只有一人加諸規則在另一人身上並要求他服從的關係是絕對會失敗的。最好的情況下,會導向潛規則:「嗯,我們其實並沒有真的在喜瑞登蛤蜊之家用餐,我們外帶餐點,到外面的涼台上享用。」

 

        但最差的情況下,它則建立了一個有著一些緊張以及衝突的關係。例如你已經把你伴侶的其他伴侶看成是壓力的來源,又或者你已經開始建立針對他人行為的規則,那你已經是腳踏在衝突之上開始了這段關係。因為你試圖創造一個規則是新來者皆不可在喜瑞登與你的伴侶用餐,但新來的往往嚮往與你伴侶在那餐廳享用美味的蛤蜊,在這兩者之間就出現了不可調和的差異,有人的欲望將被忽視,而你則利用「尊重」這張卡試圖確保不是你的欲望被埋沒。

 

        相比規則,更需要的是透過直接的交談,例如「我需要被你覺得珍貴和獨特」-這樣的話來建立一個不是以競爭來區分的框架。既然他是關於獨一無二以及珍視的感覺,那根本就不是蛤蜊的錯,別再怪它們了好嗎!

 

        有一些案例是能夠看的比較清楚的,例如在多重伴侶關係中,要求安全性行為是很常見的規則;事實上,我蠻確定要例外的真的也不多。但即使是這樣,也是值得要小心的。開誠佈公的溝通是重要的,因為有時候,即使是看起來清楚而且有著合理又必要的規則,之下可能隱瞞著更深的東西。

 

        例如我們舉這個「不能與其他伴侶有不安全性行為」規則來看:

1. 這個規則的目的是什麼?
例如愛麗絲告訴鮑勃說「我不要你與其他人進行不安全性行為」,看起來是有著非常好理由,也就是字面上的用意:為了保護愛麗絲自己本身的性安全,以及所有跟愛麗絲有關係的人的健康。

 

2. 這個規則是否達成目的?
是有的,疾病的傳染以及其遇到的障礙的資料看來是很清楚的。

 

3. 這個規則是否是達成目的的唯一方法?
哦不,不要鑽牛角尖了。

 

        這裏還有其他方法可以達成這個目標。例如說,在與別人進行不安全性行為時先進行性病檢測的原則,加上不跟沒做性病檢測的人進行不安全性行為的原則,就是很有效的一種。如果所有相關的人都沒有性病,性健康就不是個問題,性病不會自己憑空出現。

 

        但有時,人們還是會堅持某些界線,不完全是因為對性病的擔憂,而是一種對於獨特性標誌的感覺,或因為他們是唯一有液體交流的伴侶而感到比較特別。而有時,對於性病的擔憂只是掩飾這些感覺的面具。(這不是一個假設的例子,順道一提,它實際發生在我的浪漫關係網裡。)

 

        這需要很大的勇氣來承認像這樣的事情,公開地談論表面之下到底發生了什麼是很可怕的,而且很困難,並且讓我們自己脆弱。

 

如果我跟我的伴侶協商了規則,新加入的人要不就接受要不就離開,這樣有什麼傷害嗎?

        就我個人來說,我一直認為這樣的說法是非常特別殘酷的。
        在一段關係開始時,幾乎不可能去預測它會進行多久與呈現怎樣的狀態。在你全心投入之前,要同意這樣的規則是很容易的,但是之後,當你已經墜入愛河,你發現你已經被緊緊勾住了。這些規則變成惱人的累贅,但你已經對這段關係許下承諾,而且不可能沒經過嚴重的心痛就離開。

 

        最好的狀況下,就愛麗絲和鮑勃來說,這是無意的殘酷,但還是殘忍的。最差的情況,這是對辛迪蓄意並有意識的說明:「你是個消耗品,這裏是張你沒有輸入過的清單,而清單中是我們會拋棄你的所有情況。」不論哪種情況,對於傷害了辛迪這件事,愛麗絲和鮑勃最後總是以這樣的說法讓自己好過些:「恩,她在進入關係前早就知道了啊!」

 

        我承認對於公開地談論我們的需求的預期,當它是很難執行的,並且利用溝通取代規則,聽起來非常嚇人。我們多重關係的人總是說溝通有多麼重要,而更重要的是真的去做溝通這件事,甚至當它是困難的,也特別當它是困難的時候。

 

        規則讓人感到欣慰,哎,但這種感覺常常是錯覺。有時候,放開規則是重要的這個想法,是奠定關係中信任與溝通的重要基石,但聽起來跟做起來都很嚇人。

 

Last updated: October 26, 2013

原文出處:https://www.morethantwo.com/polyamorywithoutrules.html
A: 沙發熊
B: 周周/小嗨
C: 小宇
D: Sean
E:阿南
潤稿:沙發熊

 

———————————————————————————

主題單元【波栗摸魚趣】

絕對幫你挖出最舊、塵封最久的資訊(?

因為夥伴們老早就翻譯完好多文章

殊不知大家都在逃避小編工作

就john全部供奉在雲端惹...

所以只好由垃圾話最多的莎編來負責

 

莎編發誓 

這些文章自己都還沒有讀過

因為「與你分享的快樂,勝過獨自擁有」

莎編,一直都在等你 (水汪汪眼神

 

雖然這些文章都有點久遠了

但對現在剛進入關係的莎編來說

看了還是很有共鳴呀!(搗蒜式點頭

要當個浪女真的不簡單

不過沒關係,我們可以牽著手一起緩緩地走(猥瑣貌

*每週三晚間八點粉絲專頁更新!

站內有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