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栗摸魚趣】你的伴侶的伴侶:如何不再憂慮並開始愛上你的另一半的另一半!(上)

Posted by Salome on 2019-06-22 11:45:17
你的伴侶的伴侶:如何不再憂慮並開始愛上你的另一半的另一半
愛屋及烏的方針跟策略


        「為了修正主觀認知上所犯的錯誤,當你對待別人時,必須比預期別人對待你的心力多付出兩倍。」 ——萊納斯·鮑林

        我最喜歡的一本關於人類思維偏見的書是湯瑪斯‧吉洛維奇所寫的《理性犯的錯: 日常生活中的思維謬誤》(註 1),書名清楚指出這本書裡面包含了各式各樣的認知陷阱、思考謬誤,以及其他導致人類認知錯誤的天性。

        本書討論了很多你可以想到的思考錯誤:驗證性偏誤(註 2)是一例,對於隨機資料的錯誤直覺判斷則是另一例(人類的大腦是如此善於尋找模式,以致就算是在隨機的資料數據中,它也能找到模式;除此之外,隨機的數據資料未必符合我們的預期中的樣子,本質上更非碎形幾何(註 3),只要你多拋幾次硬幣,連續出現五到六次正面的機率是絕對符合邏輯的...但我離題了)。

        這本書也討論人類常常根據不存在的資料做出判斷。舉例來說,你或許認為 GPA 成績沒有達到某種標準的人不能上大學,因為他們的學業表現可能會很差;所以,你只允許成績好的人入學,並發現他們的確表現優異。你自鳴得意,認為自己判斷正確、直覺無誤,但其實你根本沒有任何資料可以證明或反駁你的假設。因為你拒絕讓成績低落的學生入學,你根本無從知道他們的學業成績表現如何。這本書也利用「囚徒的困境」這個概念討論何謂「自我應驗預言」。

        若你不熟悉囚徒困境,讓我們快速理解一下這個概念:囚徒困境是指任何情況下, 情境中的兩個人可以選擇一起合作或者互扯後腿。如果兩人一起合作雙方都會獲利,如果互扯後腿(也就是博弈理論中的「背叛」)雙方都會小輸。但如果一人選擇合作另一人卻扯後腿,則選擇合作的一方就會輸得慘兮兮,而選擇背叛的一方則會大獲全勝。

        它得名於它最初表述的方式:假設有天你和一位素未謀面的陌生人結夥犯罪。結果你倆在犯案途中就被抓個正著,你和你的夥伴在來不及串通的情況下被警察分開審問,你們被告知:你們可以選擇沉默,或者是指證對方。如果你們都保持沉默,而且只有間接證據證明你們犯罪的情況下,你們可能被判兩年徒刑,甚至更輕。如果你們互相指證對方,那你們將被判十年徒刑。如果你們其中一位保持沉默,另外一位指證對方,則被指證的那位將會被關進監獄二十年,指證對方者將可以逍遙法外,你會怎麼做?

        最好的結果是你們兩個都閉嘴。然而,如果你對於你的夥伴緘口不言的意願有所疑慮的話,那麼你最好指證對方,如果他指證你,但你卻不指證他,那你就有大麻煩了,因為他也與你持一樣的邏輯思考,如果他懷疑你,他最好的行動將是指證你。因為你倆都無法預期對方的行動,最有可能發生的是你們兩個互相指證對方(然後花費十年蹲苦窯)而不是選擇沉默(有五分之一的機率你們將被釋放)。

        如果你重複進行這個遊戲,可能會有小小的變化。假設你有錢而且想從某人那裡買東西,但因為你想購買物品的特性(也許違法,也許販售會給他人有風險)使你沒辦法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所以你只能設下一個協議:雙方將不會見面或交談,但每個禮拜你將會留一袋錢在老石橋下,而對方將把裝有貨物的袋子放在磨坊後面。

        同樣的,你擁有選擇權。你可以留下一袋錢或者是空空如也的袋子;對方可以留下一袋貨物,或者是空空如也的袋子。如果你留下空袋子而對方留下貨物,那恭喜你得到了免費的貨物!如果你留下錢而對方留下空袋子,你將損失錢:如果雙方都留下了空袋子,那麼,你仍然擁有錢,但你真想要的是貨物。諸此類推。知道你每週都會持續這個交易將會稍微改變情況。你要總是留下錢嗎?還是偶爾留下錢,偶爾留下空袋子?

        心理學家托馬斯‧吉洛維奇(Thomas Gilovich)跟眾多自願者進行囚徒困境的研究後寫下他注意到的趨勢。天生傾向合作的人通常會觀察到其他人想要合作的個性,尤其是在重複的囚徒困境實驗中,這些人能迅速發展雙方合作的協議。他們每週都會留下一袋錢,對方也每週都留下一袋物品,皆大歡喜。

        反觀天生傾向扯後腿,背叛另外一方的人,他們會逼迫對方同樣採取扯後腿的決策,因為對方必須顧到自己的利益。如果有人連續兩週留給你空的袋子,你很可能會因此不再交出裝滿鈔票的袋子,因為你已無法信任對方。換句話說,對方的行為逼你開始運用扯後腿或背叛的策略,即使你從頭到尾都只想採取合作策略。

        這對開放式關係有很大的相關性。先等等,我馬上會詳細說明。

        托馬斯‧吉洛維奇寫道,這些一開始就採取扯後腿策略的人,他們通常的世界觀就是,人性本惡,這個世界是個邪惡的地方,其他人的出發點都是自私與貪婪,人類整體來說都是壞胚子。這個世界觀接著又被結果論認定,因為他們當採取扯後腿策略,對方最後也會留下空袋子。他的意思是,換句話說,囚徒困境試驗中,採取扯後腿策略的行為,其實邏輯來自於自我應驗預言。當你展開囚徒困境實驗時就深信對方會扯你後腿,因此你一開始的做法就是採取扯後腿策略,那麼當然一點也不意外,對方自然也會採取相同做法。即便對方的初衷是想採取合作策略。你的行為創造了你預期中的情況,因此你抱持的世界充滿敵意的觀點也就被你自己所證實。

        囚徒困境的敵對策略與自我應驗預言之間的關聯性,對我來說是新的概念,以此在我腦子裡,囚徒困境問題與多重伴侶關係之間也自然地立刻產生了新的關聯性。

        我經常看到許多身處於多重伴侶關係的人,對於與愛人的愛人碰面這件事感到相當不自在。特別是對於剛開始接觸多重關係的人來說,這是最普遍的焦慮來源。

        與愛人的愛人見面,同時存在合作與背叛的眾多機會。你可以伸出友善之手,讓對方感到受歡迎;你可以封閉交流,呈現防衛姿態;你甚至可以主動向對方釋出敵意。當然,你愛人的愛人也有相似的選項。主動伸出友善之手將讓你暴露于風險。若兩個人都向對方釋出善意,則事情會比較順利;但若一方釋出善意,另一方卻展現防禦姿態或敵意,釋出善意的一方會承受慘烈的後果。純理性層面來看,最好的策略是保持防禦姿態。當你保持防禦姿態,雖然不會得到什麼好處,但也不會有什麼損失。反之,當你釋出善意,你有可能獲得到好處,但同時你也有可能會失去更多。

        你對於另一個人的期待,以及會面時表現的行為,也非常可能會成為自我應驗預言。

        假設在會面前,你已經認定你伴侶的新歡是個心機很重、自我中心、想把伴侶從你身邊搶走的賤人/混蛋。當你帶著這種假設立場去參加你們的第一次會面,我保證這個想法會顯露出來。你伴侶的伴侶會看出你並不相信他/她,只是在尋找討厭他/她的理由。即使對方原先可能會想對你展示好意,也很可能會因此會保持防衛姿態。當你感受到對方的防禦性,就會想「看吧!我就知道這個人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些是還沒考量到驗證性偏誤的問題,而驗證性偏誤則又是另一個複雜的議題.....(未完)


註解:
1. 該書繁體中文版由先覺出版社出版,書名為《康乃爾最經典的思考邏輯課:大數據
時代,你一定要避開的自以為是》。為了讓本篇譯文上下文脈絡可以連貫,譯者重新翻譯了書名。
2. 所謂驗證性偏誤是指當我們相信一個命題時,就會去找正面例子作為佐證,卻忽略其他的反例。
3. 碎形幾何是指看似毫無規則的幾何圖案中,其實含有某種變化的規律。

原文連結:https://www.morethantwo.com/polyprisonersdilemma.html
翻譯:Evan、Beck、周周、阿拓、Cathy、loo
潤稿: loo
站內有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