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栗摸魚趣】沒有門與牆的人生:有意識地做決定——以寵物為喻

Posted by Salome on 2019-10-29 21:14:28

沒有門與牆的人生:有意識地做決定——以寵物為喻

(Life without walls and doors: Pets as a metaphor for making conscious choices)

 

我的雙親有兩隻寵物:一隻易怒的獵犬(一隻德國短毛指示犬,如果你好奇的話),和本來屬於我姐妹的一隻無爪、神經質的貓。那隻狗精力充沛、熱情而不穩定、體重 90 磅、到處跳躍、吠叫、拆房子,他會毫無預警的失去控制,亂咬亂抓,甚至在一次早晨的散步中讓我母親受傷,傷重到讓她需要去動手術(「噢看!松鼠!我要去追他!噢天啊!噢天啊!」當狗狗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快速衝出去,她拉著狗繩的手臂的肩部旋轉肌袖因此撕裂)。那隻貓則不怎麼親近人或任何其他事物,當我們任何一個光溜溜毛茸茸的猿類入侵了她的領域,她就會咆哮、哈氣,總之就是將她的不滿表達出來。

 

這跟多重伴侶有什麼關係呢?我很高興你問了。

 

那隻狗並不怎麼喜歡那隻貓,而那隻貓也不怎麼喜歡那隻狗。事實上,這還不夠精確。平心而論,這隻特別為了狩獵而培育的狗,是滿喜歡那隻貓的,就像她對所有獵物的喜愛;而那隻貓用一種幾乎沒有人類能夠理解的憤怒在憎恨那隻狗,但縱使滿懷惡意她卻也無能為力。他們兩個之間沒什麼好比較的,如果那隻狗真的要抓住那隻貓的話,她可以在非常短的時間內殺死那隻貓——遊戲結束——這就是這隻狗被培育的主要目的。

 

因為這個原因,我的雙親非常小心的隔離他們兩個。貓在房子的一端,狗則在另一端,他們兩個之間有一道門。如果事情有個閃失,他們就不是擁有兩隻寵物,而是變成擁有一隻寵物和一組血肉殘渣。所以他們非常執著地將兩隻動物分開。門和窗戶在每次通過後都要檢查(貓的領域包含被屏蔽的門廊,狗不能進入那裡)。這樣每次通過後都要關門的習慣非常固實,以致房子裡的每扇門平時都保持著關閉的狀態。


這樣的狀態也以某種方式反映著他們的關係。我的爸爸住在房子的一端,媽媽則住在另一端。他們鮮少有互動,實際上也很少一起相處。即使在假期裡,他們也傾向於前往不同的地方。

 

多重伴侶社群的某些人似乎也將關係建立在和我父母與寵物的相同模式上。

 

對很多人而言,實踐多重伴侶關係,就像是擁有無法好好相處的一狗一貓。在某些案例裡,他們甚至會嘗試殺死對方。每段關係以分開、獨立的方式運作,而他們之間的門則被緊緊關上。如果愛麗絲與鮑伯約會,且愛麗絲也想要和比爾約會,而鮑伯跟比爾並不怎麼關心對方,解決方式就是把行程安排妥當。讓鮑伯和比爾保持距離,那麼就一切安好。

 

畢竟,鮑伯和比爾兩不相干,不是嗎?沒有理由只是因為他們都和愛麗絲約會,就要強迫他們倆形成友誼,或和對方互動,對吧?

 

在某個程度上而言確實如此。的確,沒有一個理性的人會認為鮑伯和比爾必須要去成為某個他們不是的人,或嘗試去強迫生出某種連結或友誼。那樣會造成關係功能失調。而且在一段健康的關係裡沒有必要要求每個人都是以浪漫關係參與其中,或是成為最好的朋友。只要關係中的每個人都能互相尊重、理解,多重伴侶關係就能夠良好地運作。

 

但如果鮑伯和比爾完全無法和對方好好相處的話,愛麗絲可能就會有一些想要考慮的事情了。

照理來說,愛麗絲可以選擇。愛麗絲可以選擇她要跟誰建立有浪漫愛連結。如果她喜歡,她可以和鮑伯約會也跟比爾約會,但她也可以選擇不要這麼做。


冒著聽起來有些諷刺的風險,有時在我看來,多元伴侶社群裡的許多人的關係都建立在「飢餓模型」之上,與人的連結是如此難得,那些真正會想和我約會的人如此稀少,照這樣推理下去,如果鮑伯約我出去,我必須要說好!如果我不這麼做,我可能永遠都不會再有下一個開啟新關係的機會。最好牢牢抓緊每個出現在眼前的機會,最好不要冒永遠無法開始新關係的風險。

 

而當然,這可行,就像我雙親的生活方式一樣——你學會去應對,發展出將門緊緊關上的本能,你學會有意識地監視自己並且將生命中的事物隔離。開放的習慣可以立刻被撤除;你學會不要對比爾分享關於鮑伯的事,你學會不要安排任何可能讓鮑伯遇到比爾的行程。你的潛意識發展出一個內心的小警總,他的工作就是要維持那份隔離,以確保鮑伯和比爾在你的生命中所使用的空間永遠不會重疊。

 

這是你真正想要的生活嗎?


讓鮑伯跟比爾喜歡對方是不必要的。它甚至是不可能的,真的。但是愛麗絲可以做的是做出選擇。她沒有義務要和每一個可能想要和她約會的人約會。愛是富足的,她可以選擇要投入自己情感和浪漫能量的對象。

 

愛麗絲可以做的事是去選擇她所想要的生活。她可以——如果她不想成為「閉門教」的虔誠追隨者——去評估潛在新伴侶對於她現有伴侶的衝擊會是什麼。她可以說:「我喜歡鮑伯,我享受鮑伯的陪伴,但是我不想要把我剩餘的人生都拿來隔離和監控我的伴侶們,所以如果鮑伯沒辦法適應我的生活,我會做出另一個選擇。我可以在不跟鮑伯成為伴侶的情況下,建立尊重我們之間連結的友誼。我可以選擇與那些富足我和他人生命的人們建立關係,即使他們之間實際上並沒有浪漫關係。我可以建立一個沒有門與牆的人生。」。

 

這樣的方式有其缺點。可能你每隔一陣子,就必須要放棄和某個你有興趣的對象發生關係的機會。你可能沒有辦法去追尋每一個出現在你人生中的機會。但是在這個有六十億人的世界中,我們本來就必須要做出選擇,而且呢,愛是富足的。沒有必須一定要去和一個無法融入你的生活、無法與你現在的關係融合的人約會。


沒有門與牆的人生的好處是美妙的。當你選擇可以與彼此成為朋友的伴侶們,所有人都會因此而受惠。對我來說,在多重伴侶關係中最美好的一件事,就是當我的伴侶與其他人浪漫地交往時,我能夠因此遇到能為我的生活增添價值的人,即使我跟他們並沒有性或是浪漫愛的關係。選擇能夠讓彼此富足的關係,而不是需要被隔離的關係,會讓每個人都受益。當你在選擇一個新的伴侶時,你現有的伴侶也能因此而富足。

 

當然,這假設了涉入其中的每個人都願意對於對新的人開放做出善意的努力。的確,有些人對於伴侶與新的對象交往的想法是封閉的;另一些人則對與他的伴侶而不是與他交往的新對象封閉。在這些狀況裡,要做出決定便變得很困難。如果你的伴侶傾向於對任何新的人都帶有嫉

妒、敵意和憤怒,你就沒辦法選擇一個能跟你現有伴侶好好相處的人。在這樣的例子裡,在接觸新的對象之前先處理這些議題可能會有幫助。

 

如果可能,我主張:人在做出關於浪漫愛的選擇時應該要是有意識、審慎考慮的,並且選擇適合自己生活的伴侶。我相信這樣做是通往快樂而成功的伴侶生活的關鍵之一。


出處:https://www.morethantwo.com/polypets.html 

 

翻譯:博穎

潤稿:ChiaYu

站內有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