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栗摸魚趣】要出櫃,還是要關在櫃子裡:關於選擇要不要公開非主流生活方式的一些想法

Posted by Salome on 2019-11-06 16:25:32

要出櫃,還是要關在櫃子裡:關於選擇要不要公開非主流生活方式的一些想法

(Choosing whether to be out: Thoughts on the choice to be open or closeted about alternative lifestyles)

 

如果你參加任何非主流次文化的聚會、或者訂閱非主流次文化的電子報時,尤其是有關性的次文化,你會常常看到的討論主題之一就是「出櫃」。你的家人知道你是同志嗎?你會與你的同事分享你是個多重伴侶關係實踐者嗎?你的遊戲夥伴知道你的性怪癖喜好嗎?

 

你會聽到各種包羅萬象的答案,從「我就是我,我不在乎別人喜不喜歡。」到「我無法忍受任何隱射我、說我不適合這個社會規範的耳語。」你也同時會看見這些態度背後的緣由。

 

在「我要完全關在櫃子裡」方面,諸多原因的核心不出幾點:害怕有形的失去(「如果我前任發現我正在實踐多重伴侶關係,他可能會搶走我小孩的撫養權。」「如果我老闆知道我是同志,我可能會被炒魷魚。」)、害怕受到評判(「我的雙親永遠不可能贊成的。」「我的朋友如果發現我有兩個愛人,他們會覺得我是蕩婦。」)、害怕情緒低落(「我朋友如果發現我是雙性戀,他們就不會喜歡我了。」「我媽要是知道我有兩個丈夫,她會跟我斷絕關係。」),以及其他類似的事情。

 

另一方面,你會發現有些論點也反覆出現,常是為了反擊剛剛那些觀點。(「如果有更多人公開承認自己是異教徒、同志,而且成功維護他們對小孩的撫養權,我們就可以打破『把這些人視為不適任家長』的社會結構與刻板印象。」「如果有人一開始愛你,而他在發現你是怎樣的人之後離開了你,那其實這個人從沒愛過你。」「你沒辦法愛一個你並不了解的人。」「如果你的朋友需要透過投射他們的偏見在你身上來維持他們的偏見,而且這樣他們才會喜歡你,那你需要的是水準比較好的朋友。」)

 

有時候,你也會看到一些論點,是支持還沒出櫃的人在特定場合維持不出櫃的。(「我在軍隊工作。」「我在譴責同性戀的教堂工作」)以及一些駁斥這些話的論點(「你可以選擇要不要加入軍隊。」「如果你在一個剝奪同志權力的機構工作,你便是在自打嘴巴、從事違背自己興趣的工作。」)

 

現在,我肯定是站在「我就是我,我不在乎別人喜不喜歡」的立場。我看不出偽裝有什麼好處,也找不到有說服力的理由來辯護別人因為偏見而產生的情緒反應。不過這不是我現在說的重點。

 

我也必須承認:法律確實是讓很多人不出櫃的理由。在美國軍隊中,可能因為性的不忠貞而受到統一軍事司法法典(Uniform Code of Military Justice)起訴。在美國的一些州,實踐非一對一親密關係的話,兒童保護機關可能會找上門來,也可能會有更糟的事發生。出櫃是個人的選擇,即便我出櫃,而且強烈提倡在任何可以出櫃的時機出櫃,我也能理解有些人並不是輕易地就能面對自己的性與慾望。

 

我主要想說的是更細微、潛在、隱伏的問題。而這些問題是因為在多重關係中想要維持深櫃所造成的。

 

Doing the abuser’s work: the closet as exile

為施虐者做事:如流亡者般的櫃子

 

首先,依據許多顧問和精神健康專家表示,典型恐怖情人最初期的特徵是,他會企圖孤立他或她的伴侶,斬斷被害者來自朋友或家庭的支持,控制被害者的人際關係,並試圖限制被害者和其他人交往的信心。

 

對一個恐怖情人而言,讓你維持不出櫃是一個很有用的工具。有一種情況是:當一個人難以和其他人接觸、和其他人交流想法時,他可能會很難注意到關係是不健康、而且具有破壞性的。通常,身在關係內時,會看不出一段關係是失常的。沒有關係以外的人來跟這個人說:「哇,我的朋友,這事情真的很誇張!」會讓身處關係中的人即使遇到有強烈破壞性、不健康的現象時,也會鬼遮眼、根本無法察覺。

 

即使不是在跟恐怖情人交往,從一個不在關係內的人的視角來看事情,通常會對於查找這段關係的裂痕也很有用。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世界上有數十億人口、有一萬四千多年歷史,總會有某個人曾經遭遇過你現在碰到的任何問題。俗話說:經驗是最好的老師⋯⋯但是,有時,學習成本很高。從別人的錯誤中學習的成本,往往比起等自己犯錯才從錯誤中學習的成本來得低。擁有與您親近的朋友的支持網路,可以讓你更輕鬆解決各種問題。

 

然而,如果一個人選擇躲在櫃子後面,挖了一個小洞穴、把自己藏起來時,會發生什麼事情?

 

在極端情況下,他就是在做恐怖情人會對他做的事,在這個狀況下,他自己就是那個恐怖情人。當一個人拒絕和他周圍的人(甚至與朋友和家人)分享自己的實況時,他不僅活在自己的謊言中,而且還要處心積慮去營造表面的假象來平息他人的偏見。他斬斷了自己的支持系統。如果事情開始變糟,他就會讓自己遠離那些可能會說「我的朋友,這太糟糕了!」的朋友圈。他在自己和朋友之間劃了一道牆,而那些朋友可能可以幫助他解決關係中的問題,或者指出關係缺失。他拋棄了向別人討教問題的機會,也為惡習創造了一個溫床,不健康的習慣會日趨惡化,而且一直惡化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遇到向陽的日子。

 

這真的糟透了。

 

當然,我並不是要說:每個關在櫃子裡的人,都是處在不健康或受虐的狀態。但我想說的是:秘密可能是沃土,不健康的情感模式可能會在其中滋長。即使不是在恐怖情人的關係中,保密也可能會讓潛在的羞辱者藉以用來孤立受害者,因而在保密關係中有對你不利的狀況。

 

而且,關在櫃子裡面還有一個潛在問題:只依靠你周圍的人來保守秘密不一定是安全的。當你選擇保持關在櫃子時,這可能代表你把一個可怕的武器交給所有知道你的事的人,他們可以把事情拿來要脅你。如果你分手分得不好,你的前任就握有傷害你的武器了。即使你的前任也在他人經營多重伴侶關係,他還是可以利用這個關係來對你不利。當你選擇不出櫃時,有時你反而會讓別人幫你選擇要不要出櫃——這往往會比你自己出櫃更具破壞力。

 

最後,選​​擇關在櫃子裡不僅影響你。這也會影響你的伴侶。我和許多那些在多重伴侶關係裡、因為關係需要保密而感到處於劣勢地位的人聊過。這事情不難理解,沒被公開認可的人,總會開始覺得自己好像被視為一個可恥的秘密。

 

在討論「開放」的價值觀時,我經常看到人們爭論出櫃的危險和潛在的後果。然而,我很少看到的是:了解關在櫃子裡,也會有其代價。而且我越想,就越認為待在櫃子裡的代價,有時可能還比一開始就出櫃還要高。

 

保密的文化會導致逃避的心態,造成即使在關係中也不談論不舒服的事情。如果一個人養成了隱瞞真相的本能習慣,即使在和關係裡的人交談時,也很難放下這種習慣。最糟的情況是:在最極端的情況下,它恰恰可能會導致恐怖情人試圖強加給受害者黑暗,讓他遁入孤立與隔離,只會自我創傷,因而更隱入櫃子中。

 

就像我說的那樣,選擇出櫃或關在櫃子裡,這是個人選擇。而選擇出櫃的代價非常高。你的生命是你自己的,它屬於你,不屬於別人。從你心之所向,但要意識到決策的潛在成本。出櫃的選擇有時的確會有代價,但我認為:我們往往容易忘記選擇關在櫃子裡也有其代價。


出處:https://www.morethantwo.com/beingout.html

 

翻譯:揚揚、Ki、Saqi、ChiaYu

潤稿:ChiaYu

站內有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