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您的暱稱:
* 電子郵件:
(本欄位將保密不會顯示)
* 留言內容:
* 驗證碼:
 
 
波栗打開開開放式關係及多重伴侶資源網
Poly open up!! 
Resources for polyamory and open relationship

[心情]你今天軟Q了嗎?


Posted by Foxy on 2016-06-17
作者:法喜 Foxy

我曾與四位女友談過「開放式關係」。但,同樣說是開放式關係,每個人打開的程度倒是差很多,這大概就跟每個人的筋骨軟Q程度,會因先天體質和後天鍛鍊程度不一而產生懸殊差異是類似的狀況;你也許可以嘗試著幫助彼此暖身,慢慢擴張關係的彈性,但若急著硬拉或拉錯了方向,那大概得向上天祈禱還接的回來。(合十)

開口是困難的,無論是打從關係的建立開始就預設要建構一段開放關係,還是從封閉關係轉換到開放關係,都有他的挑戰。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段「打開經驗」,是我在與對方曖昧、但尚未建立關係時,就已經嘗試提供大量的自我揭露,並鼓勵她不要將我視為「唯一」。而實際的作為則像是:與對方分享我過去曾經歷過的多重伴侶及開放式關係的經驗,我嚮往其中的自由獨立卻相互依存珍惜的片段等,以及,若她願意在我之外發展各種關係,不管是玩樂的、逢場作戲的、只有性的或有更多的,只要是能夠讓她在我無法給予陪伴時感到開心的,我都會感到安心;那時的假設是,如果她不會因為我工作很忙、疏於對她付出關愛,使她感到寂寞與匱乏,而讓負面情緒反噬腐蝕我們的關係,那我們就比較可能在那時的各自生活規律中漸漸找到靠近的方法,而不需要委屈誰去放棄或變更既有的人生規劃。

但對方對這件事情抱著懷疑,並向我提問,例如說,若真的遇到女孩搭訕她、對她示好,她該如何說明自己的「狀態」?說單身與事實不符,說有伴,別人不會退避三舍嗎?又或者,看著她引起別的女孩性慾橫流,我身為女友,為什麼不會忌妒、不會憤怒?我為她拉筋的說法是「妳那麼帥,妳讓人喜歡、讓人瘋狂,同時妳是我女友,我覺得超爽的」,她翻了白眼,對這個說法不置可否,但倒是搶先在此明說了她不能接受與別人「分享」我。

當時忙得一蹋糊塗的我,其實也沒有心思再去建立別的關係,所以我總是試著輕輕撥回這個問題,跟她重複說著「我們有機會就先試試,試了不行,再說。」,畢竟什麼都沒發生,關係裡也始終只有兩個人的話,我們在那邊暖身拉筋了老半天,連舞台都有,到底要幹嘛呢?

大概是宇宙聽到了我的願望,某一天,一個路人面孔的男子登門拜訪,他跟我說的第一句話是:「妳好,我是妳女友的男朋友。」我看著面前這個人,下意識地想把門關上,並且想著「查水錶裝什麼幽默」。最後門沒有關上,水錶也沒問題,而這位路人是我女友交往多年、家人都認可、曾論及婚嫁的正牌男友沒有之一。(女友媽媽親自電話連線蓋章認證)而我,是經男友允許後,新交的女友,他那日前來,是來做考核稽查,看看我是不是個好女友的。(無誤)

「筋都拉不開,怎麼會劈腿?」真是當時天打雷劈的寫照。

當下氣急敗壞覺得自己根本被詛咒,差點要收拾行李搬走。覺得女友對我極不誠實,既沒有坦承她的性傾向(也許是bi而不是les),也沒有告知我她尚有其他伴侶。但轉念又覺得,我該給女友一個機會「開口」;就算我早就說明白了,我接受多重或開放關係,但若是她自己從沒有意識到自己也有可能是多重或開放關係的實踐者,她可能根本走不出那個櫃、開不了那個口。

而且,說穿了,我不斷的在鼓勵她去探索的種種,終極目的不就是希望她能不要只有我一個伴侶、不要把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我身上嗎?而我後來發現有個現成的「另一個伴侶」,豈不是正合我意嗎?(雖然生理性別跟我的原始設定不太一致)

後來,我們反覆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溝通,我告訴女友,我可以接受她有我也有他,但畢竟我們站在不太對等的狀態上(他們隨時都可以去登記結婚),所以我希望可以跟她約定一些細節,例如可以嚴格的避孕嗎?或者,至少要先告知我才可以去登記結婚等等。但她對於談這些事情非常抗拒,我觀察到的問題癥結,似乎是因為她不能接受自己處於「那樣的狀態」之中;於是她一面跟我說「我要跟他分手了」又一面被我發現他們倆去約會吃喝玩樂的收據,但告訴我的說法是他們沒有見面也沒有聯絡。

這個歷程是消磨的,我跟她的感情溫度也跟著時間的拉長慢慢退去,隨著謊言一個一個自毀,我每一次的探問,換來的都是她的沉默;他們後來怎麼了我也不太清楚,因為我再也不問了。

後來,我有了別的玩伴,她大發雷霆,並向共同朋友說盡了我的難聽話,我才真正意識到這段關係的本質並不適合我,她也從沒認識到自己是扯斷了筋骨在硬撐著自己貪求卻無法承受的雙倍愛。
共有 0 則站內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