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栗故事屋】布魯的故事(三、完結)從2到2+1

Posted by 恰恰 on 2018-12-16 22:00:32
大家好,歡迎來到波栗故事屋!布魯與男友F開啟了性愛的開放,而在性愛過程中容不容易產生其他情感呢?若在伴侶之外產生情感,彼此的界線該又如何處理?會不會出現偏心的情況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布魯故事回顧:
第一集
第二集
-------------------------------------------------------------------------------------------------------------------

《第三人激起的化學變化》

那年夏天,在台中的游泳池畔,布魯迎接了他與F之間最大的變數與考驗,他們認識了可愛底迪H。最早是F去跟H聊天,布魯一開始還不太開心,兩人因此有了爭執,但當時F也知道布魯有和其他人上床,於是他也就比較沒有顧忌的找了H的FACEBOOK加了好友,當時的狀況,有點像是兩人各自有著自己的小天地。

但誰知道,F的期待不止是交交朋友而已,而是開始試圖想將H帶入他與布魯的生活......

 

「當時我對H的認識不多,也只有在游泳池的一面之緣,後來我們決定一起去出去旅遊。我才開始覺得H很帥,要交往的話可以,然後就開始三個人的互動了,會一起去夜店,一起行動,也會問他對三人行的看法,是否要三個人在一起。

起初H一直沒有答應的是因為他也是非常愛玩的人,他在之前的關係裡也會偷約炮,這次是剛分手沒多久後遇到了我們,所以他不想要這麼快進入關係。」

 

H的出現,好像一帖化學藥劑,直接大膽的注入在布魯和F的關係,當時,沒有人知道事情會怎麼變化。

 

「那時我們三個人還沒在一起,我買了演唱會的票要跟F一起去看,結果F有事,於是我就找了H去看,我就有機會跟H第一次做愛,當時我是第一次1、0,在這之前F跟H也沒有過性。

當時F感覺H似乎比較愛我,所以當後來我跟F說,我跟H剛剛做完愛時,他恍神了。F其實一直克制去做這件事,結果沒想到我這麼不要臉(是我自己說的啦)。那時候我沒有特別去處理他的情緒,他覺得H喜歡我,覺得是不對等的關係,他要去調適,我也不大會去處理,後來為了這件事情有吵架。從那之後,我有想過要不要疏離H,讓他們多些相處,我自己有慢慢想要抽身的感覺,但後來去過夜店之後H決定要跟我們在一起。」

 

問到布魯是什麼打動了H,讓他決定從原本觀望的態度決定和兩人在一起?布魯回答:他們能夠給H自由與空間!

「可能因為我和F跟H說,我們不太管,他約人我們也不會太生氣這樣。當時我有儘量避免太主動打擾他們相處,因為F覺得只有我能插H,但H卻不給F插,會不平衡。

但後來H因為工作的關係跟我住,而F自己住,現在比較多是F來我們這,一週有三四天,或是H會去F家住。他們倆個彼此會很直接的溝通,F會立馬跟H說他的感覺,所以H也很聰明會去做調整。」

 

當然,三人在一起之後,不管是生活或是性,界線的界定也複雜了起來,什麼才是公平?怎樣能讓三人感覺平衡彼此舒服?我們來看看他們是怎麼面對的!
 

「H又瘦身材又好,所以也滿多人約的,但也是後來不小心看了他的密碼後,才知道他的聊天與約炮是多采多姿,我們沒有為了這件事情去爭吵,H覺得怕我們會生氣他才不敢說,雖然我也覺得一開始我們確實是說好了開放式關係,但我和F會生氣則是因為他偷偷去約炮卻沒說,而不是他跟人家約炮這件事。

去年十二月我們三個人去泰國慶祝一周年紀念,這次去玩不一樣,是真的看到H跟人進房間,這事我沒有生氣,但之前我們有曾經約定在三溫暖不要跟人做愛,結果在泰國時H跟人家做愛,我就覺得為什麼F對我的標準不同!但當時我們也沒有攤開來講。

到了今年三月再去一次時,我真的在三溫暖發飆。因為H跟人進去房間,我腦海裡還有不能跟人做愛的界線,F跟H說若是我要跟人家做,只能在公開場合跟人家做,但是活動結束後H又不見了,我就非常生氣。我們三個人一起等他,我就覺得為什麼只有你能夠去做,我不能!所以我對H發飆了!」

 

儘管三人已經走到這樣的階段,對布魯來說,還是有很多的情緒與感受卡在心裡,不知道該如何去看待跟化解:
 

「他們會同一個鼻孔出氣,覺得我太撈叨。但若什麼都不要管,那我們在一起的意義是什麼?我會一直陷入這樣的迷思。

對我來說,管的界線有好多層次,有的界線是關乎性愛,我會介意是否安全,但對方跟誰約,我不是那麼介意;生活方面我會介意我們共同用的東西,像水槽是否乾淨;若我們在花錢層面,若是我們各自管理自己的錢,我就不會管他怎麼用錢。」

 

《現在的三人關係》

五年的時間,讓布魯與F的情感逐漸穩固,但面對只交往一年多的H,布魯其實還在努力!

可能是因為私自約砲的關係,布魯對H的信任感其實是比較差的,H一直覺得坦承會讓另外兩個人生氣,但對布魯跟F來說,H對兩人的隱瞞才是真正的主因。

 

「我跟F的默契已經培養到不太會因為吵架而動搖我們的關係,但對於跟H的吵架,我會覺得好像對他的生活有干涉他都會不開心。也因為F跟H的生活態度比較像,都覺得不希望約束彼此,所以除了性之外都是放任的。但我不覺得那種管是約束,少了那些好像才感覺我們是疏離的,就好像我不會管陌生人的事一樣。像有次去音樂廳,我都不能管H,H穿拖鞋我覺得是對表演者不尊重,但是好像連這都不能管,我哭了,不知道關係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最後問到布魯怎麼看待三個人這樣的關係,他這樣回答。
 

「事前告知比較像有打預防針,如果感覺變了以後分手大概也會知道。現在聽到他們去跟別人做愛時,心裡還是會有些漣漪,也會有些在意。還是這是說我其實沒有真的接受,或是對這樣的關係沒有安全感?

我個人是都會做最壞的打算,對F來說是不希望感覺被欺騙,而H是覺得他不在意我們有其他的性活動但他不想知道。

此外,在住一起這件事情上面,有時候我需要自己的空間,覺得跟人住在一起好累喔!」

 

布魯的故事讓我們看見了很多可能,有些時候,所謂的溝通可能就是培養出一種默契與共識,而並不是非要坐下來泡個茶把一起講開才弄得清楚!

再者,面對開放的界線、生活的界線,要如何去對應,讓彼此覺得自在且舒服,告知的程度與內在的壓力拉扯怎麼樣在伴侶的陪伴與支持下達成一種平衡,也是他們在關係中非常可貴的收穫。

 

這是布魯跟他的伴侶的故事,我們也將繼續寫下屬於台灣的,開放式關係的故事!

-----------------------------------------------------------------------------------------------------------------------------
【波栗故事屋】真人真事故事訪談於每個禮拜更新一次,
感謝大家支持!
若您也有相同經驗,並也希望能與大家分享自己的故事,
歡迎您私下與波栗打開開聯絡,
我們將安排專人與您預約時間進行訪談,
訪談內容將會以匿名且不公開您身份的方式,
公開在波栗打開開的網站與粉絲頁!
期待與您的合作!

站內有0則留言